房產政策  
央行吹風會談房地產金融政策:取向沒有改變
【家居行業網】 時間:2019-05-11 來源:中新經緯 【收藏本頁
 據金融時報消息,5月10日,央行召開“2019年4月份金融統計數據解讀召開媒體吹風會實錄”,央行辦公廳主任周學東、貨幣政策司司長孫國峰、調查統計司副司長張文紅以及金融市場司副司長鄒瀾對相關問題進行了解讀。

  談社融回落:主要受季節性影響


  對于社融4月份增速回落的問題,張文紅解釋稱,我們認為還是主要受季節性影響,以及今年信貸投放的節奏跟去年不同有關。

  “大家也觀察到一季度社會融資規模累計增加了8.18萬億元,應該是歷史同期最高的水平。拉長時間看,社會融資規模總體還是延續了反彈態勢,金融對實體經濟的支持力度仍然較大。總體看,當前社會融資規模合理增長,增速與GDP名義增速基本匹配。”張文紅進一步解釋說。

  談中長期貸款是否流入股市、樓市:未看到明確指標

  張文紅介紹,從一季度中長期貸款實際投向看,工業、基礎設施業、制造業(尤其是高技術制造業)、不含房地產業的服務業中長期貸款增速回升,房地產業中長期貸款增速回落。

  1-4月份存款同比多增了接近1萬億,但4月同比少增2700億,減少的資金是不是去買股票了?

  1-4月份新增貸款中個人貸款增長的還是比較高的,個人的中長期貸款也比較高,個人新增的中長期貸款是不是去買房子了?

  張文紅指出,存款的減少,我個人認為跟貸款的季節性和前期大量投放的節奏與去年不同是有關系的。我們觀察月度的變化,但是對這個數據的整體判斷和觀察也可以拉長一個時間段來看。

  張文紅說,“至于大家關心的是不是進股市,是不是進房地產了,目前從統計數據上我還沒有看到明確的指示情況。”

  談房地產金融政策:取向沒有改變

  關于房地產的金融政策,鄒瀾指出,人民銀行牽頭金融部門積極配合做好房地產的調控工作,推動建立房地產市場平穩健康發展的長效機制,加強房地產金融宏觀審慎管理,抑制流動性過度流向房地產,促進形成金融與房地產的良性循環。

  鄒瀾強調,過去幾年總體上政策效果已經逐步有所顯現,而房地產調控和房地產金融政策的取向是沒有改變的,是一貫的。

  鄒瀾表示,2019年人民銀行還將繼續嚴格遵循“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的定位,以及“穩地價、穩房價、穩預期”的目標,堅持房地產金融政策的連續性、穩定性。

  談中小銀行定向降準:“三檔兩優”基本確立

  5月6日央行宣布一部分中小銀行定向降準,釋放長期流動性約2800億元,將在今年5月15號、6月17號和7月15號分三次實施到位。

  孫國峰稱,分三次實施到位,主要是為了避免一次性實施導致局部流動性瘀積,有利于服務縣域的農商行保持信貸投放的平穩有序,精準地、逐步地將釋放的長期資金全部投放到民營企業和小微企業。

  孫國峰指出,經過這次定向降準之后,“三檔兩優”的存款準備金率新框架基本確立。

  “三檔”是指:

  第一檔是大型銀行的存款準備金率為13.5%,體現防范系統性風險和維護金融穩定的要求,包括工商銀行、農業銀行、中國銀行、建設銀行、交通銀行和郵政儲蓄銀行六家大型商業銀行。

  第二檔是中型銀行,存款準備金率為11.5%,主要包括股份制商業銀行和城市商業銀行。

  第三檔是小型銀行存款準備金率為8%,包括農村信用社、農村合作銀行、村鎮銀行和服務縣域的農村商業銀行。服務縣域是指僅在本縣級行政區域內經營,或在其他縣級行政區域設有分支機構但資產規模小于100億元的農村商業銀行。

  “兩優”是普惠金融定向降準政策和比例考核政策。

  孫國峰表示,這“三檔”享受“兩優”是有一定區別的,第三檔因為已經享受了普惠金融的優惠政策,所以在“兩優”當中只享受比例考核政策,也就是新增存款一定比例用于當地貸款考核的優惠政策。第一檔和第二檔享受普惠金融定向降準政策。享受了“兩優”之后,金融機構實際的存款準備金率要比基準檔更低一些,這就是新的“三檔兩優”存款準備金率框架。

  談隔夜拆借利率下降:正常臨時性下行

  最近,銀行間隔夜拆借利率5個交易日下降了95個bp,一度降至1%左右。

  對此,孫國峰指出,單個時點貨幣市場的利率波動,并不能反映銀行體系總體的流動性狀況。通常貨幣市場利率月末升高、月初回落在我國是常見現象,主要原因是月末財政集中支出會推高流動性總量,但月末銀行體系流動性需求也會上升,所以貨幣市場利率水平會上升。但是到了下月初,流動性總量還處于較高水平,而銀行體系的流動性需求會下降,因此貨幣市場利率會有所下行。

  “回顧今年以來,各月月初都或多或少出現利率臨時性下行的情況,應當說是正常的”,孫國峰說。

  孫國峰稱,“總的來說,貨幣市場利率運行是平穩的。需要注意的是,判斷資金狀況,應根據一段時間市場利率的總體走勢和水平來分析,而不是過于關注單個時點的利率波動。”

  談內外部經濟環境變化:貨幣政策應對空間充足

  周學東最后補充稱,從過去這一年多的時間來看,國際貿易摩擦,更多的是對市場預期的影響,特別是心理預期,對心理預期和市場預期的影響要大于對實體經濟的影響。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馬駿認為2000億加稅加到25%,對經濟增長的實際影響也就是0.3個點,比我們感受要小。

  “當然,應對外部沖擊說到底要看宏觀經濟自身怎么樣,這一點上我們還是有信心的。無論是從經濟增長看,還是從CPI、PPI,或從金融信貸數據來看,這些宏觀數據基本上是穩定的,我們心里還是有底氣的”,周學東說。

免責聲明:
1、本文系網友投稿或編輯轉載,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2、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請在30日內與本網聯系,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刪除或斷開鏈接!
※ 有關作品版權事宜請聯系客服
新浪彩票电脑版